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荆楚文史 > 正文

梦绕荆州

作者:来源:未知时间:2007-08-08 00:00

?

贾亦斌

?

贾亦斌先生现任全国政协常委、民革中央荣誉副主席,蒙赐大作,至深感谢。民国三十六年五月,十万青年军复员,余时任职南京市政府,受马超俊市长之命,负责接待并安置赴南京区之两余万余退伍青年军人食宿、复学、就业或返回各省市。当时贾亦斌将军与彭位仁将军,同任国防部预备干部局副局长,在蒋经国局长麾下(后由贾将军接任局长),与我们协调,并指导规则,终使此棘手任务,在持续两个月后圆满完成。19894月下旬,余随访问团赴北京,在睽违四十载之后,得与贾先生再见,睹其丰采依旧,十分欣喜。近悉贾先生少年入伍即驻荆州,乃请执笔为记,便留下此一珍贵文献。

钱江潮谨志

?

荆州是我国一座有着几千年历史文化的名城。早在八九岁读《三国演义》关云长大意失荆州一段时,我开始懂得这所名城的重要,并为关云长大意失之而痛惜。从此我对荆州便充满了好奇和向往。果然我生而有幸,能三次到荆州。

第一次是1931年冬。当时我19岁,参加了徐源泉的四十八师教导队当学兵。以后徐源泉被提升为第十军军长,第四十八师教导队改为第十军干部学校,徐源泉任校长。第十军军部设在沙市,第十军干部学校驻扎在荆州文庙。我们除了参加军事训练和学习军事知识外,还担任荆州的守备任务。日常工作是站岗、巡逻、看守城门并负责城门的开关。当时我是守荆州东门,负责早晚开关东门。假日里我们就去游荆州七大古庙,以及由徐源泉先生着手新建的沙市中山公园和沙市着名的万寿宝塔。这样约住了半年,荆州人民的质朴民风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第二次去荆州是1936年冬到1936年春,为了准备对日抗战,徐源泉在荆州新建两个大营房,办了第十军军官团,培训上校以下上尉以上的军官,徐源泉兼团长,刚由陆军大学毕业的四十一师副师长丁治磬任副团长。我被调任第二队队长,何继厚任第一队队长。军官团共办了三期,培训了大批干部,为准备抗日,训练内容注重野外演习。有一次我指导演习,穿过漆树林,出来时,我全身红肿,经检查为漆过敏,后多方治疗始愈。

训练后,徐源泉提升我为四十一师二四五团第一营少校营长。1937年“七七”事变后,我代表全营官兵几次请缨上前线抗日。9月初,第十军奉准派我所隶的四十一师二四五团开赴上海参加“八·一三”淞沪会战。后来又随徐源泉带领的全军由荆沙到南京,参加南京保卫战。第十军离开荆沙时,当地各界代表在中山纪念堂欢送,几万民众把第十军徐军长和全体将士送别江边。江岸上口号声、鞭炮声不绝于耳,气氛十分热烈。荆沙人民热爱祖国支援抗战的热情,给第十军官兵留下的深刻印象,至今难忘。

第三次去荆州是1986年秋,我任民革中央副主席和全国政协常委,参加全国政协对长江三峡大坝工程的考察工作,我任团长。我们由重庆乘轮到万县、过奉节、巫山出三峡到宜昌、沙市。见长江水位已在沙市之上,而沙市已无泥土可筑巩,实感三峡大坝建设的重要。首先提出建设三峡大坝的是孙中山先生,足见他远见深谋。于是又到荆州,故地重游。我们乘车环城一转,只见古城建设正全面展开,虽河山依旧,却万象更新,不禁感慨万千,想为新荆州写点什么。

写此短文,第一是献给江陵同乡会会讯。我为钱江潮乡长爱国爱乡的热情所感动,邀稿盛情难却,尊命实难违;第二,触发了我潜藏心底多年的热爱荆州名城和荆州人民的诚挚感情;第三,借此向旅台的湖北省乡长致以亲切的问候。

(原载台湾《江陵同乡会讯》1997年第4期)

荆州政协 亚游ag8官方网站|官网,ag官方网站下载,ag赌神|开户